近期只会写冬叉或者猫鼠。
沉迷一人之下,坚持追更新中。
叶修个人以及张新杰女友粉(?)
还玩fgo和ff14。
永远喜欢哈尔乔丹和灯团!

cp向不分左右,只吃无差。
欢迎互粉勾搭以及投喂♪

【冬叉】The Number-one Deceiver 头号骗子(1)

配对:冬兵/叉骨
原作:美国队长电影系列
警告:不长不短的刀,冬兵单箭头。分两部分,已完结。
设定:从九头蛇时期开始冬兵就一直迷恋着他的管理员,朗姆劳知道,但他一直只把这个当做控制他的手段。之后九头蛇倒台,朗姆劳下落不明。内战结束后冬兵和美队一起待在黑豹的王国瓦坎达并修复好了手臂,再之后双方谈和,二人回到复仇者联盟基地。冬兵私底下在寻找叉骨的下落,而弗瑞为他带来了消息。
梗概:“不。整个九头蛇,他们没一个人说真话。”

正文:


冬日战士巴基巴恩斯又回来了,在内战结束的一年后,和美国队长、以及钢铁侠一起又重新出现在了电视荧屏上。他们将内战的缘由向大众说明后郑重致歉,并表示以后不会再次发生同样的事情。尽管质疑声不少,但到底还是赢得了一大片的支持和欢呼声,别的不说,就光是钢铁侠和美国队长的粉丝也有一大票呢。

“人们需要复仇者,这个世界需要复仇者。这是毫无疑问的。”斯塔克工业的前首席执行官托尼斯塔克站在无数话筒和录音笔前这样说道,身后是复联其他的成员。这个天才发明家兼花花公子终于没再像以前那样吊儿郎当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冲着镜头抛飞吻,就好像在面对的是什么娱乐节目、或者一群跳脱衣舞的辣妞的那种方式。他现在站得笔直。

“在未来的时间里,我们之间的合作会更加的亲密无间,也将尽力将一切战争损失降到最低。我希望这能得到所有人的支持,因为我们会竭尽所能将一切可能将发生的危险清除。这就是我这次的汇报,至于其他,我想应该已经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了。”

“那么关于——”前排有个记者不死心地挤上前,把录音笔拿得更近了一点。那动作就好像是手里拿着一把什么匕首,不使点劲就不能扎进前面的人身上似的。“抱歉,斯塔克先生,关于你们内战的原因,你告诉大家那仅仅只是因为一个误会,那么机场的事又怎么一回事?”

“无可奉告,女士。该说的部分我在刚才已经作出了足够详细的解释,答案就在里面,我希望你那颗漂亮的脑瓜已经记住了它,因为我不会再次重复一遍。要知道这可不是大学讲师的微积分课堂上。”他尽可能礼貌而和蔼的向她展示了一个时长不到两秒钟的假笑,伸手把录音笔推回去。“就这样。那么到此结束,这里没有更多的记者提问时间。”

“难以想象,以前常常靠着语出惊人登上报纸头条的人也越来越会打官腔了。”克林特在后面悄声揶揄了一句,带着古怪的音调。

娜塔莎没忍住笑了出来。“我也这么认为。”

“嘿,我可听见了,你们两个。”托尼没有转身,在前面压低声音回复一句。他架着墨镜面向着记者们的镜头,脸上保持着微笑,在向人群挥手致意。

“我想你们最好再小点声。”索尔嘟囔了一句,站在他旁边的班纳赶紧向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托尼稍微侧了一下身体向他快速翻了个白眼,动作熟练。他敲了敲自己耳朵里塞着的微型耳麦。:“拜托,老兄,你猜怎么着?你的声音甚至已经大到传进我的电话里了——小辣椒叫我代她向你问好。发布会就快结束了,亲爱的,待会见。”

站在队伍的最后面的是巴恩斯,那个角落刚好在众人的阴影里,几乎没有什么人特地去注意到了他。他穿着一件很长的深褐色连帽衫,戴着的黑手套恰到好处的遮住了那只铁手臂。正前方是史蒂夫的肩膀,堪堪挡住了一小半的视线,再往前就是黑压压的媒体和人群了。他的目光漫无目的地游离了一会儿,最终注意力停留在一处,那里似乎站着一个脸上有烧伤的人——也许是烧伤,或者只是晒得通红的皮肤和上面一些难看的疤痕?他没看清。那人站在人群中冲他笑了笑,他皱起了眉头,往前凑近了点,想要看清对方的脸。

头顶上的太阳晃得有些刺眼,那人在涌动上来的人群中晃了一下,又没入了攒动的浪潮里。他再也找不着了。

记者招待会结束以后,他们又回到了位于纽约北部城区的联盟基地里。众人在大厅坐下不到三分钟后,佩珀过来带走了托尼,据说是要带他去处理一些后续的杂事,巴恩斯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泛起的愧疚感又在一堆心怀鬼胎的事里作祟。这导致他顺理成章地忽略掉了美国队长的过分关注——他的旧友正坐在另一边看着他,脸上的忧虑几乎快进入了实体化。心思细腻的黑寡妇显然注意到了这点,她一边在心底里自作主张的把这归为了自己身为女人的直觉,一边走到史蒂夫面前将他叫出去打算谈谈心。

而克林特正靠在吧台上向旺达讲一些冷笑话,小姑娘咯咯直笑,微卷的棕发随着身体颤动的幅度微微摇晃着,这会儿她又像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女孩了,一点也不像她起的名号那样吓人。猎鹰在沙发上打盹儿,布鲁斯站在落地窗前愁容满面的看着下方草坪上一大块烧灼后的焦痕,那应该是雷神离开的时候留下的,表情活像个苦大仇深的老园丁。大家的注意力——包括位置,都不约而同地分散在这座巨大建筑里的各个地方,各居一隅,距离隔得正好。

好极了。巴恩斯想。这样一来他就又是独自坐在这里,没人来管他,好让他看起来那么的格格不入。

但老天并没有遂他的愿,因为下一秒就有人走来挥去了这个念头。神盾局的局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也许他一直在,只是因为刚刚站在房间某处阴影里,光线太暗而他又是黑人,所以没有察觉到他。巴恩斯在心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扭着脖子转过去。尼克弗瑞一点都不见外地走到他身边坐下,把手垫到自己光秃秃的后脑勺下靠到了沙发背上。“一个相当安静的下午。最近过的怎么样,巴恩斯中士?”

“还不赖,我想。”他回答,声音有点不自然。“你可以叫我别的,像其他人那样——詹姆斯,或者巴恩斯,都行。”

“哦,是的,我忘了这一点。那么詹姆斯。”弗瑞把那只独眼转向他,神情平淡得让人看不出任何他的来意。“你来联盟有一阵了,在这里过得怎么样?”

“还好。”他干巴巴地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说辞。“我是说,这里挺棒的。史蒂夫在这里,还有其他的人,他们都很不错。”

“一群奇怪的家伙,哈?”他满意地笑出声来,巴恩斯盯着他的脸看。弗瑞那张脸上为数不多的皱纹都挤到了一起,但看不太出来,这让他觉得有点惊异,但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太黑了。他在心里胡乱地想着,点点头附和。“在这的人都是这样。我也是。”

“噢,不,你不是。”弗瑞摇了摇头,这让巴恩斯吃了一惊,他觉得局长不可能知道他这些日子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但当他看见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的时候,他认为他起码知道了一部分——关于他内心那个阴暗的小秘密,不是全部,但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尼克知道他的秘密,当然,是善意的。尽管他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的,但他能知道的一点是对方来这里不出所料是为了提供帮助。

“我知道你加入之后一直无法真正的融入这个地方。”尼克向他眨了眨那只独眼。无意冒犯,巴恩斯想,但他承认这样看上去有点滑稽。“所以我用了一点无伤大雅的小手段,我知道你一直在找谁。”

他停顿了一下,望向娜塔莎之前带着美国队长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地撇了一下嘴角。“有时候我不得不在思考罗曼诺夫特工跟我有点什么——联系,心有灵犀那一类的说法,你知道。也许没有。但她总能扮演一个好助手,即使是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瞧她,聪明绝顶的姑娘。”

最后神盾局的局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巧的是他坐在左边,这拍下来的一掌正中铁胳膊的肩膀处那块模仿骨头突起的部分,因为巴恩斯看见他龇了一下牙。尼克弗瑞揉着自己的掌根站起身来,恢复了那种带着威严的口吻。

“那么现在,我想你应该愿意跟我去散个步?”

-TBC.

评论
热度(32)
  1. 异想天开焰焰焰焰焰十九 转载了此文字

© 焰焰焰焰焰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