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只会写冬叉或者猫鼠。
沉迷一人之下,坚持追更新中。
叶修个人以及张新杰女友粉(?)
还玩fgo和ff14。
永远喜欢哈尔乔丹和灯团!

cp向不分左右,只吃无差。
欢迎互粉勾搭以及投喂♪

【冬叉】Store Up For Winter

配对:冬日战士/交叉骨
警告:没什么营养的甜饼渣,一发完。
设定:九头蛇倒台,叉骨带着他那伙为数不多的雇佣兵逃到俄罗斯边境。当然,他还把冬兵一起顺了过去。
梗概:这里没人喜欢冬天,即使是冬日战士也是。而在这之前,他们还得屯点东西过冬。



正文:

    俄罗斯的冬天有六个月长。北风从这里路过,又在每一处地方印下她的冰冷之吻。森林在结霜,道路封锁,整个国家都陷入死气沉沉的封冻状态。
    ——这意味着长达半年的时间内这个国家都覆盖着冰雪,而在这段时间你只能和勒在脖子上的棉麻围巾、以及厚重的毛绒大衣打交道。
    “我他妈讨厌冬天。”罗林斯又灌下一口伏特加,右手捡起一根木棒往柴火堆里戳了几下。几颗火星倏地窜出来,火焰往上腾升了一些,屋内相对又暖和了不少。他打了个酒嗝,将木棍往旁边一扔,整个人重新躺回椅子上去。“耶稣啊,我真他妈的讨厌冬天。”
    朗姆劳在屋里唯一的那张沙发上躺着,身上盖着毛毯子,一条腿搭在外面。“别忘了,我们的‘冬天’正坐在你背后,瞧见了吗?像只小猴子似的缩在角落里。他随时可能冲上来拧断你的脖子,就因为这句话。”
    说话的时候朗姆劳还冲着那边打了个响指,像在家里召唤自己宠物狗的主人一样。冬兵从角落里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把头转开,没有搭理他。
    “看来今天小兔崽子不是很想跟人说话。”朗姆劳这句话里听不出一点失落,他抓起放在地上的酒瓶喝了一口,表情中透着点快活。
    “你心情很好,头儿。”罗林斯的脑袋后仰靠在椅子背上,眼睛注视着木屋的顶棚喃喃道。“因为你盖着屋子里唯一一条厚毯子,还睡在仅有的一张沙发上。”
    “说点我不知道的。”朗姆劳甚至哼起了歌。
    “我的关节失去了知觉!”
    “当然。”
    “我的大脑也是。”
    “这个我也知道。或者说它从来就没拥有过。”
    “去你的——”罗林斯骂骂咧咧。“让我想想——呃,为什么我们不能换个地方呆?就比如说像夏威夷,为什么该死的是俄罗斯?”
    “因为我们没钱,小子。也没有接到活儿。更别提现在美国那群穿着奇装异服的蠢货,他们正在满世界追捕九头蛇的残党。”
    “操。好吧。”这下他终于消停了,再次闭上了嘴。屋子里归回寂静,只能听见火烧着木柴发出的毕拨声。
    又隔了一会儿——应该是很长的一会儿,都没有人说话。但罗林斯又再次打破了沉默。他借着酒精带给他的胆量鼓起了勇气,转过头向角落里的资产发问:“嗨,伙计。我是说……你讨厌冬天吗?”
    在他叫冬兵的时候,躺在上沙发上的朗姆劳也把头转了过去,就那么看着他们俩。冬兵第二次抬起头,注视了他很久,久到罗林斯觉得脖子上有些发毛,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叉骨。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准备转回去,看见冬兵以一种很小的幅度轻轻地摇了摇头。
    罗林斯松了口气,转过去对着朗姆劳努了努嘴:“See, Winter Soldier doesn’t like winter either.”
    “这里没人喜欢这见鬼的冬天,包括我。”雇佣兵头子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背对着柴火堆。“好吧,也许是该考虑换个地方——但不是现在,别高兴的太早,小子。”在罗林斯正打算欢呼的时候,朗姆劳及时打断了他。
    “你是老大,你说了算。”罗林斯抓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把瓶底里最后一点酒液倒进嘴里,起身伸着懒腰向门口走去。“松鼠都知道屯点松果过冬,我也去屯几个漂亮姑娘睡一觉得了。明天见,头儿。”
朗姆劳在毯子里哼了一声算作回答。

    短暂的风声在门关上后又很快消失。屋子里只剩下了还纹丝不动地坐在角落里不吭声的冬兵,和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了的朗姆劳。
    时间又过去了很久,朗姆劳在火堆的热度以及厚毛毯的作用下昏昏欲睡,终于要彻底合上眼皮。然后他听到有人起身去添了点木柴,脚步声越来越近,一直走到了他的身后。冬兵把他的毯子小心地揭起来躺了进去,那只机械手臂搭在外面,另一只尚是血肉的胳膊探进去搂住佣兵头子的腰,手指紧紧地抓住腰部的衣服,下巴则靠在他的颈窝处。朗姆劳往里缩了一下,不过没成功。他闭着眼睛抱怨了一句:“妈的。你身上冷的要死。”
    冬兵把手收紧了点,没有回答。
    好一阵之后,朗姆劳快要睡着了。半醒半梦间他听见冬兵在他身后说了句话。
    “罗林斯说要屯点东西过冬。”
    “嗯哼。”他从鼻腔里费力的挤出气音,表示自己听到了。
    “这就是。”
    他昏昏沉沉的、像一滩烂泥似的脑子反应了很久,才明白他的资产指的什么。随后他笑着骂了一句:“操。我说真的,士兵,你越来越像个娘兮兮的中学女孩。”
    “随你怎么说。”
    “Alright then.”朗姆劳打了个哈欠。“现在该和Daddy睡觉了,小姑娘。”
    “晚安。”九头蛇曾经的资产在后面冒出一句像样而友好的单词,把头更深地埋在他曾经的管理员的颈窝里,也跟着睡了过去。


END

评论
热度(57)

© 焰焰焰焰焰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